康普力斯NMN9600

18305998624

新闻资讯

NEWS CENTER
栏目导航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NMN作为NAD+的前体,与生物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发布时间:Mar 30, 2022         已有 人浏览
以色列科学家最新发现:脑细胞在白天积累的受损 DNA,会在睡眠期间得到逆转和修复
 
众所周知,睡眠对于所有具有神经系统的动物,从水母、蠕虫、苍蝇、斑马鱼、老鼠乃至人类,都是至关重要的。
 
所有的动物研究发现,睡眠由昼夜节律和稳态过程调节,并伴随着对环境的认识降低和高生存风险。睡眠障碍与大脑表现的各种不足相关。长时间的睡眠剥夺可能是致命的。
 
3月5日,以色列科研人员在《 Nature Communications 》杂志发表了一项新的研究成果。他们发现,脑细胞在白天积累的受损 DNA,会在睡眠期间得到逆转、修复。
 
通过在透明小斑马鱼的染色体中加入化学颜色标记,科学家观察到了小斑马鱼的染色体活动。
 
结果显示,在小鱼清醒的时候,断裂的 DNA 堆积在神经元上,修复速度远远赶不上损伤的累积速度。但是入睡以后,染色体移动频率得到加快,因此受损 DNA 的修复速度也大大加快。
 
在2018的世界睡眠日专题活动上,北京朝阳医院睡眠呼吸中心发布了《2018中国睡眠质量调查报告》。这次调查覆盖全国所有省份共计10万人。
 
调查结果显示,16%的被调查者存在夜间睡眠时间不足6个小时, 表现为24点以后才上床睡觉,并且在6点之前起床;有83.81%的被调查者经常受到睡眠问题困扰,其中入睡困难占25.83%,浅睡眠者有26.49%。
 
将近9成被调查对象认为长期睡眠障碍与慢性疾病密切相关。英国《自然》杂志近日发表的一篇医学研究论文中指出,通过实验发现充足的睡眠和心血管健康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睡眠不足或者睡眠质量差与多种健康状况相关,包括心脏病患者风险的增加。
 
由此可见,睡眠不足或睡眠障碍已经成了中国民众健康的潜伏杀手。由睡眠以及因睡眠不良引起的相关疾病已不单是医学问题、个人问题,更是与社会安定和经济协调发展息息相关,需要进一步向民众科普健康睡眠对人类健康的重要性。
 
《中国成人失眠诊断与治疗指南》对失眠的定义是:指患者对睡眠时间和(或)质量不满足并影响日间社会功能的一种主观体验。其诊断标准之一就是:入睡困难,入睡时间超过30分钟。
 
一般来说,如果入睡时间超过30分钟且持续2周以上,睡眠质量下降,早醒、多梦睡不了整觉;半夜醒来次数≥2次;总睡眠时间少于6小时;影响白天的工作、学习等。那么,你的睡眠就出了问题。
 
导致失眠的因素是多方面的。既有疾病因素,比如关节炎、风湿病等疼痛疾病,心脑血管疾病,肺气肿,抑郁症、焦虑症等精神疾病,又有性格和心理障碍等方面的原因。比如完美主义者,要求每晚都睡得很好, 假如有一晚睡得不好便觉得身体有大毛病,为自己制造大量无形压力, 就失眠了。
 
目前,导致失眠的具体原因,医学界尚不明确。睡姿,环境、饮酒,寝具都对睡眠有很大影响,其中,形成良好的睡眠生物钟尤为重要。
 
除了睡觉前要关闭手机,清脑养神之外,养成午睡的好习惯,对夜间睡眠也是极好的补充。午睡似乎不只能恢复精力、改善情绪,还有其他功效。
 
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是最近有法媒称,法国人睡眠不足,而中国人却一直有爱睡午觉的“优良传统”,令人羡慕,值得学习。
 
原来,在3月12日,法国公共卫生监督委员会发布了一份调研报告。研究人员称,2018年法国人均睡眠时间仅有6小时42分钟,首次低于7小时,可谓“令人担忧”。研究人员建议,法国人应该想办法多睡点觉。
 
法国新闻网(France info)看到报告后“灵机一动”,提出了一个非常有建设性的意见:我们还能怎么办?学学中国人睡午觉吧!
 
甚至,法国新闻网还找了个非常有意思的配图:一个快递小哥躺在配送车上闭眼休息。
 
中国人的午休习惯在国外的确相当著名。
 
法国新闻网的文章中描绘了很多细节化的场景,以渲染中国人午睡的气氛:"中国人通常在早上6点就起床开始一天的生活,这比法国人要早。然后,他们会在11点左右开始吃午餐,吃完就开始小睡15-30分钟;很多中企会配备职工宿舍,员工可以回到宿舍去睡。就算没有宿舍,临时床铺、办公桌、建筑工地、公园长椅、机场候机室、火车站地板甚至宜家商场里的样板床,都是中国人'到处打盹'的好去处......“报道建议长期缺觉的法国人多多学习,因为在中国,睡午觉几乎成了一项“制度化的国民习惯”。
 
在美国睡眠基金会(NSF)的网站上就有文章介绍:在中国,工作人员经常在午餐后趴在办公桌上休息一小时,午休被认为是受法律保护的劳动者权利。
 
这事传到国内,网友们纷纷吐槽,表示自己可能是个假的中国银......
 
也有网友跳出来假传圣贤哲言——
 
虽是“一本道”,但其实是满有科学道理的。
 
在美国心脏病学会第 68 届年会上发表的一项最新研究表明,午睡的人比不午睡的人更容易出现明显的血压降低。
 
在美国,近半数的成年人患有高血压。很多人不知道自己有高血压,因为高血压通常没有任何患病迹象或症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高血压会增加心脏病发作和中风的风险。
 
“午睡引起的血压降低幅度与其它生活方式改变所引起的血压降幅相当,例如减少盐和酒精的摄入能够使血压降低 3 至 5 毫米汞柱(mmHg),”阿斯克勒皮恩综合医院(Asklepieion General Hospital)的心脏病学家、论文作者之一马诺利斯·卡利斯特拉托斯(Manolis Kallistratos)博士介绍。他还补充道,低剂量的降压药通常能使血压平均降低 5 至 7 毫米汞柱。
 
总体而言,午睡可以引起平均为 5 毫米汞柱的血压降幅,研究人员表示这与其他已知的降压干预措施的预期效果相当。此外,每午睡 60 分钟,24 小时内的平均收缩压就下降3毫米汞柱。
 
Dr. Manolis Kallistratos说:“这项发现很重要,因为即使血压只降低 2 毫米汞柱,也可以有效降低心脏病等心血管疾病的发病风险约 10%。基于我们的发现,如果高血压患者有条件午睡,或许能缓解其症状。并且午睡很容易实现,不需要花费任何成本。”
 
“血压的水平越高,任何的降压努力效果就越明显。”
 
这项研究共包括 212 位研究对象,平均血压水平为 129.9 毫米汞柱,平均年龄 62 岁。其中,一半以上是女性,约四分之一的人吸烟并/或患有 II 型糖尿病。
 
所有的实验对象被分为两组:午睡组和不午睡组。除了午睡组中的吸烟人士较多以外,每组研究对象都有着相近的心脏病患病风险。
 
研究者记录并评估了这些人在 24 小时内的连续血压变化、午睡时长(平均 49 分钟)、生活习惯(例如酒精、咖啡和盐的摄入量,运动情况等)和脉搏波传播速度,即动脉硬度的表征。
 
最终的研究结果表明,两组研究对象之间 24 小时之内的平均收缩压有着明显的差异,午睡组比不午睡组低 5.3 个毫米汞柱(127.6 vs. 132.9 毫米汞柱)。如果同时比较收缩压和舒张压的两个读数,午睡组的数值也相对更好(128.7/76.2 vs. 134.5/79.5 毫米汞柱)。另外,午睡时长和血压读数的变化之间似乎存在着直接的线性关系;据此前报道,每午睡 60 分钟,24 小时内的平均收缩压就会下降3毫米汞柱。
 
尽管两组人都接受了同样剂量的抗高血压药物,而且血压也控制得很好,但是那些午睡的研究对象其血压仍然会有显著的降低。
 
在夜间,受试者血压的下降幅度是一致的(夜间睡眠时血压会自然下降),这意味着受试者动态血压的降低不是由这种现象产生的,进一步印证了午睡能够降低动态血压的结论。
 
除了午睡之外,美国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研究人员发现,NMN能从生物钟的角度来改善睡眠,从更基本的角度来解决睡眠问题。
 
NMN作为NAD+的前体,与生物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NAD+参与的新陈代谢收到生物钟的调控,然后反过来这些新陈代谢也对生物钟产生影响。在这其中乙酰化酶(Sirtuin)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乙酰化酶(Sirtuin)已经被科学证实可以抵抗衰老、延年益寿,在衰老等多种细胞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所以它也被人称作长寿蛋白。Sirtuins存在于哺乳动物中,由275个氨基酸组成,有7种不同的亚型(SIRT1-SIRT7)。其中SIRT1掌控着与生物钟的联系。
 
 
 
 
 
 
 
 
NMN在体内产生NAD+,而NAD+是SIRT1蛋白的主要底物,这意味着NAD+和SIRT1互相挂钩,NAD+水平的高低也调整着SIRT1的水平。SIRT1能够抑制周期基因(生物钟基因)的转录从而控制生物钟的运行,反过来周期基因能通过NAMPT(体内调控合成nmn的酶)来调节NAD+的水平。
 
 
老年人的睡眠规律常常很不健康,经常睡眠缩短,半夜多次醒来,这其实是一种缺乏NAD+的表现。随着年龄的增长,体内NAD+水平大幅度下降,SIRT1以及周期基因也会跟着下降,进而使生物钟变的更加脆弱容易被干扰。补充NAD+从本质上强化了生物钟的稳定性 ,使其适应性大大增强。服用NMN后,很多人最直接的反馈是睡眠质量提高了,更容易一觉睡到天亮。这就直接体现了NMN在调节生物钟里的重要性。
 
作为机制明确、效果确凿的人体天然内源性物质和抗衰老神品,NMN(烟酰胺单核苷酸)能通过启动长寿蛋白。起到调节生理钟,改善睡眠,克服时差的功效。据大量的使用者反馈,80%以上长期睡眠障碍者,服用NMN 1-2星期后便有明显的改善。
 
 
 
QQ在线咨询
18305998624
返回顶部